结构优化质量提升 中国经济向中高端迈进势头明显

19
05月

制图:李姿阅

  2014年国民经济统计数据如期发布,7.4%的增长幅度也一如预期。怎样分析数字背后的中国经济?在1月20日国新办的发布会上,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一一盘点,细细分析。

  总体平稳,结构优化,质量提升,中国经济向中高端迈进的势头明显

  “7.4%是一个克服困难的7.4%,是一个克服压力的7.4%。7.4%符合新常态下经济发展增速换挡的客观规律。7.4%在国际上也还是一个不低的水平,7.4%后面的总量就是我们国家的经济总量,63.6万亿,现价增量就有8000亿美元左右,这个数不小。所以,7.4%是在合理的区间,7.4%完成了全年经济增长的目标。”

  马建堂对7.4%的评价甚高。他表示,有四个指标配合在一起,可以说明2014年中国经济总体平稳,继续运行在合理的区间:经济增长7.4%,城镇新增就业1322万,调查失业率稳定在5.1%左右,居民消费价格上涨2%。

  经济总体平稳的同时,结构在继续优化。从产业结构看,去年服务业比重继续提升,这意味着中国经济由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加快转变,2014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长8.1%,快于第二产业的7.3%,也快于第一产业的4.1%,服务业的比重提高到48.2%,这是衡量中国经济的一个很重要的指标。

  马建堂进一步分析道,“2014年,中国经济尽管传统行业困难比较多,但新产品、新行业、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正在加速成长,新的动力正在加快孕育,中国经济向中高端迈进的势头明显,这是我们的希望所在。”一是工业的新动力。新产业增长较快,高技术产业比上年增长12.3%,比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速度快4个百分点,占的比重提高到10.6%,占比提高了0.7个百分点。装备制造业比上年增长10.5%,快于规模以上工业增速2.2个百分点,比重提高了1.2个百分点。二是与互联网和电子商务有关的新兴业态快速发展。2014年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49.7%,快递业务量增长51.9%。P2P,即网贷高速增长,电信消费、信息消费都是比较高的增长。三是城镇化率稳步提升。中华民族历史上第一次有将近7.5亿人生活在城镇,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深刻变化。

  “除此以外,三大需求结构中最终消费支出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贡献率为51.2%,比上年提高3.0个百分点,区域结构继续改善,收入结构都在改善。所以我们不仅要看到7.4%这个增速在合理区间,更要看到中国经济发生了一些深刻的变化,这些变化是趋势性的。”马建堂说。

  中国经济的质量也在提升。第一,全年劳动生产率在提升。2014年全社会的全年劳动生产率72313元/人,比上年提高7%。第二,去年单位GDP的能耗下降4.8%。

  经济总量又上新台阶,中国不认同成为最大经济体的结论

  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在1986年超过1万亿元,到2014年,我国GDP站上了60万亿的新台阶。

  2014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世界银行均表示,根据PPP(购买力平价)方法来衡量,中国经济总量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对此,学界多有评论,20日的发布会上,国家统计局局长首次对此发声:“我们不认可这个数据。”

  首先,购买力平价研究本身尽管非常有价值,但是方法上是具有探索和研究性质的。“因为不同国家使用不同的货币,所以进行购买力平价的比较是非常有意义的一项工作。什么是购买力平价,简单地说,就是一篮子装了很多服务和商品,购买这一篮子的不同的货币是等价值的,购买这同一篮子的商品和货品花了100美金、600人民币、1万日元,这三种等值的货币的比例就是购买力平价。但难在什么地方?难在一个篮子里的复合商品并不总是完全一样的,我们的消费篮子里装的食品主要是馒头和大米,欧洲的朋友可能装的更多的是面包,篮子的商品做不到完全一致。”马建堂表示,这一轮研究形成的既然是一个研究性的结果,在应用的时候要比较慎重。此外,由于各种原因,国家统计局认为这一轮的购买力平价比较,可能对中国的物价水平有所低估,对中国GDP的总量有高估,所以不认可这个数据。

  “中国有13亿人口,我们的经济总量确实在不断扩大,但是人均水平还是很低的。我国人均GDP在世界上还是在90名左右,我们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按照世界银行有关标准,我们还有2亿左右的贫困人口。我们自己对中国的国情是最清楚的,一方面看到我们国家在发展,经济总量在增加,另一方面也要看到我们的人均水平还是比较低,还存在不少困难和问题。”马建堂说。

  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保持中高速增长仍有基础和潜力

  2015年,应该怎样分析判断中国经济增长的内外部环境以及中国经济增长的前景?马建堂的回答是:“关于2015年我们经济面临的环境,恐怕还是需要一分为二来看。”

  一方面要看到,2015年所处的经济环境依然比较复杂严峻。从国外看,一些发达经济体确实在加快复苏,但是有一些主要经济体复苏过程还是比较艰难曲折的。在这个基础上不同的发达经济体的货币政策也出现了分化,加上国际地缘政治的动荡,还有最近原油等大宗原材料价格的跳水式下跌,都使得2015年的国际环境并不那么令人乐观。从国内看,三期叠加的影响、各种矛盾交织依然存在,经济下行的压力仍然比较大,所以我们要看到这些困难,要有忧患意识。

  “另一方面,我们更要看到2015年中国经济保持平稳较快发展,或者说中高速发展,还是有很多有利条件的。我们还是具有巨大的韧性、潜力和回旋余地。”马建堂认为,有利条件之一是工业化、信息化、新型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新“四化”的相互推进,是中国经济2015年平稳发展的坚实基础,是基本面。“我们判断经济形势走势,一定要看到这个基本面,这是经济运行的核心。”有利条件之二是改革开放激发创业创新的不竭热情,这是中国平稳发展的不竭动力。去年被人们称为深化改革的元年,仅一项商事制度改革,3至11月份,市场主体就增加了1005万。2015年,改革是当头炮,打破创业创新的枷锁和羁绊,13亿中国人、9亿多劳动力所孕育的创业创新的热情就会迸发出来,这是中国经济的希望所在。有利条件之三是党中央、国务院科学的宏观调控是经济发展保持平稳发展的关键。这两年来党中央、国务院加强对经济工作的领导,在坚持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的同时,加强区间调控、定向调控,适时适度地预调微调,这是2014年平稳增长很重要的原因,也会是2015年中国经济平稳较快增长很重要的原因。

  “新四化”是基础,改革开放是动力,科学的宏观调控是关键。“2015年中国经济面临比较严峻的国内外环境,我们要有忧患意识,同时更要看到中国经济较长时期保持中高速增长,并向中高端迈进的潜力和条件,我们有坚实的基础,不竭的动力以及国家宏观调控的不断创新。2015年中国经济仍然会保持平稳较快中高速的增长。”马建堂说。记者 朱剑红